唯有到爱不起,便明白爱的趣味。

禁止各种类型转载。
会发日常,关注需谨慎,纯看文戳tag。
BG向:五分甜草莓糖
BL向:零度草莓酒
连载tag不定。
原创BG发文地:梦尽千帆过

【喻黄】告诉你个秘密

● 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写男男吧,写不出我CP万分之一甜。

●日常向,一发完,昨晚看电影想到的梗。

●请勿以任何方式转载,谢谢你的喜欢。

长久有效,鬼知道什么时候写的点梗。

●ooc或bug欢迎评论指出。

xxxxxx分割线xxxxxx

台风要来的消息已经报道了好几天,却迟迟没有到达g市。g市下了几场小雨,云层依旧厚的很,空气又闷又潮,全部人翘首以盼,等着一场痛痛快快的大雨,快些冲走这压抑的闷热才好。

黄少天玩游戏输了,跑出去便利店买全队的雪糕。这个说要五羊,那个说要可爱多,连什么味道都说得清清楚楚,黄少天在便利店的冰柜前扒拉了半天才找齐。他的手悬在一个香芋味五羊甜筒上方,抿了抿嘴,很认真地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给喻文州买一根。冰柜的冷气一阵阵地打到黄少天脸上,像他此刻和喻文州的关系。

昨天参加一个活动,保安没拦稳,有个女粉突破重围跑上来舞台,抱着喻文州就亲了一口。活动是直播的,那姑娘一亲全国人都看到了。后来保安急急忙忙冲上来把姑娘拉走,喻文州还让他们小心点,不要让姑娘受伤了。

黄少天当时就在旁边站着,看到喻文州微笑着对着镜头说这样做不好,依然还是温言软语的好脾气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和喻文州才刚在一起没多久,他都还只牵过喻文州的小手,那张帅脸还没来得及盖章宣示主权,居然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喻文州居然还不生气!

昨晚的电竞新闻头条就是这件事,黄少天看着俱乐部里的电视里反反复复重播着喻文州被亲的那个画面,越看越上火。但是两人的关系还没公开,他怕表现太明显会被人看出来,只能硬生生压着自己的情绪。

他自顾自地生了一天的闷气,喻文州居然一句安慰都没有,睡前还一脸不明所以地问,

“少天,你今天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黄少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一言不发,气鼓鼓地趴在床上,睡着了。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喻文州寻了好些话题跟他搭话,黄少天三两口吃完手上的叉烧包,憋着心里的气,仰着下巴来了一句“我吃饱了,队长慢吃”就走了,喻文州手里拿着汤匙,僵在那里看着黄少天离开食堂。

两人在一起之后,黄少天就改叫他文州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喻文州把面前那碗粥搅了几十圈也没想明白,最终心烦意乱地把粥倒掉。


黄少天最终还是拿了喻文州的份,拿的时候还哼了自己一声,像是自己骂自己,明明在生气,却又意志不坚定地要和喻文州有福同享。

一个小时前还在和郑轩他们吐槽这场雨要下不下的,出来买个雪糕的功夫,外面就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这场雨雨势凶猛,天色阴沉到下起雨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天气真的是说变就变。

看样子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了,回宿舍也就几百米的事,黄少天买了单,把塑料袋口扎好,就这么顶着雨跑了回去。

这场雨来得急,密集的雨珠打在身上还挺疼,黄少天跑回去宿舍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了。

“辛苦黄少了。黄少你先去换个衣服吧。”卢瀚文估计等不及,特地跑到楼梯口来等他,看到他一身湿后露出了有点歉疚的表情。

黄少天拿出自己的和喻文州的雪糕,把剩下的递给了卢瀚文,揉了揉他的头发,“去吧,我待会儿就去换衣服。”

小家伙兴奋的吼了一声,说了声“谢谢黄少”后,拿着袋子快步跑上了楼。黄少天看了看手中的雪糕,掉头进厨房把雪糕放进了冰箱里。

关上冷藏柜门后黄少天顺手又拉开了保鲜柜的门,其实并没有要找什么,就是一个习惯性动作,打开后却发现里面有一个芝士蛋糕,盒子上还贴了便利贴,写着“给少天的”。

黄少天面对着芝士蛋糕蹲下,呆呆的望着便利贴上喻文州清秀的字迹,幽幽地叹了口气。

昨天做活动前,两个人说好了要去附近的蛋糕店买最近热销的网红芝士蛋糕,后来发生意外后,活动一结束俱乐部一发就赶忙送他们回来,黄少天也没了心情。今天不用训练,他们几个待在宿舍玩游戏,也没见到喻文州。黄少天还以为他吃过早餐后去了俱乐部,原来竟然是去排队买蛋糕了。

心里那股子气又消了一点,天平慢慢地向着喻文州的方向倾斜。

喻文州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没办法生气了。黄少天伸出手摸了摸那张便利贴,起身关上了冰箱门。


换好衣服的黄少天,窝在楼下客厅的沙发里,一遍吃雪糕一遍百无聊赖地换着电视节目。电视里嘈杂的人声和背景乐丝毫不入耳,任电视剧女主角再怎么歇斯底里痛哭流涕,或是综艺节目主持人夸张的大笑,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咬着甜筒的脆皮,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喻文州下楼的脚步声里。

黄少天余光瞥到喻文州出现在楼梯转角,慢悠悠地走下来,唤了他一声,“少天。”

“嗯。”黄少天闷闷地应了一声,眼睛还是盯着电视屏幕,“冰箱里有雪糕,自己拿。”

“好,谢谢少天了。”

认识的时间久了,彼此都太过熟悉,几乎是自己话音停下的那一刻,黄少天就能预测出喻文州的回复和表情,分毫不差。得到预想之中的回答,黄少天脑补出喻文州此刻脸上的笑意,明明心里喜欢的不得了,还是强装镇定,冷淡地回了一句“也谢谢你的蛋糕。”

要是郑轩在场,肯定大大咧咧地勾着他的脖子,问他到底是别扭个什么劲,这般不干脆。可是情到浓时的那些小心思,又有谁能说的清楚呢。



黄少天向来憋不住话,这次自己生闷气气了一天已经是极限,和喻文州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雪糕的时候,终于还是把心里那个问题问了出来。

“昨天那个女生上来亲你,你为什么不生气?”黄少天低着头,假装在认真吃雪糕,不敢直视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弯着唇角,伸手过去握住了黄少天搭在腿上的手,“少天昨天一天是在气这个?”

因为长期待在室内打游戏,喻文州的手指节分明,白皙修长。黄少天低头看着他的手,低低地回了一句,像是有点不服气,话音都带着一股浓浓的酸味,

“我都还没亲过呢。”

耳边传来喻文州轻轻的笑声,如玻璃珠子落在地上一般清脆动听。黄少天被他一笑,脸上泛起薄红,又气又恼地要抽回手,却被喻文州紧紧抓住。

“唔…我认错,要是下次还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一定守身如玉。”

喻文州一句一句顺着黄少天,把炸起的毛都一一捋顺,黄少天被他一哄,心里的气早已荡然无存,“嗯”了一声,就算此事揭过。

两个人手拉着手,甜甜蜜蜜地吃完了雪糕。喻文州帮黄少天擦去唇边残留的脆皮屑,弯了弯唇,“少天那么坦诚,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什么秘密?”

黄少天刚说完,喻文州的唇就已经贴了上来。两个人都刚吃完雪糕,唇舌间带着凉意,混杂着一点香芋味香气,柔软而又不可抗拒。

“少天比雪糕还甜。”

评论(15)
热度(144)

© 草莓啤酒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