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到爱不起,便明白爱的趣味。

禁止各种类型转载。
会发日常,关注需谨慎,纯看文戳tag。
BG向:五分甜草莓糖
BL向:零度草莓酒
连载tag不定。
原创BG发文地:梦尽千帆过

【方锐x你】当我想起你

● @风霜_白月光是我相好的 点的方锐x你。

●HE,但是是有点酸涩的故事。

●请勿以任何方式转载,谢谢你的喜欢。

长久有效,鬼知道什么时候写的点梗。

●第一次写方锐,ooc或bug欢迎评论指出。




××××××分割线××××××






1.


微信提示音响起,连着响了两声。你不看手机也知道,是方锐。



方锐:我妈之前给我寄来的参片在哪?



方锐给你转账50.00



你点了收取转账,草草回了两个字。



“冰箱。”



难得的下着雨的周末,温度舒适地能在床上待一天。窗外雨声淅淅沥沥,温柔地落下,仿佛永不止息。



手机丢到一边,你躺在床上,开了音响放着音乐,就这么看着窗外发呆。



好时光都应该被浪费。姑且就当是这个道理吧。



每个周末不管晴天雨天居然都不想出门,外面的各大商店小吃街对你都没了吸引力。一天到晚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变得那么无趣了。



好像是和方锐分手后开始。



原先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周末即使不出门也有意思的很。两个人在厨房里捣鼓各种甜点,半成品放进烤箱后就开始胡闹,面粉奶油弄得到处都是,玩疯了之后再一点一点慢慢收拾。甜点做的不好吃,你总是粗略地看教程,有时候是糖少了,有时候是奶油打发的不够好,每一次味道都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或者是拉上窗帘开了投影,窝在他的怀里看电影。方锐这样不正经的人,居然会喜欢看沉闷的纪录片,你总是看到一半就在他怀里睡了过去,片尾曲响起时他把你叫醒,摇了摇头一脸可惜,“我媳妇儿不像我,一点儿艺术细胞都没有。”



后来从这些细枝末节里能感觉到,大概是没有这种细腻的天分,对情感的感知也很迟钝,所以在谈情说爱上也逊人一筹,不懂长久经营,徒然羡慕。





2.


上辈子可能是欠了方锐一个亿,这辈子才会即使分手了也要跟着他帮他解决各种问题。



他打电话来求助你的时候你刚下班,正准备去地铁站,接到电话后顿了顿,还是转身去了方锐家。



他约了家政今晚过来搞卫生,但是战队临时加训他走不开,家政公司那边阿姨已经快到了,没法取消,你公司离他家近,就想让你帮个忙,用门口花盆底下的备用钥匙开个门让家政阿姨进来,等他回去。



理由充分,无懈可击。



分手后你和方锐还保持着这种偶尔帮忙的关系,其实也只是他单向求助,小到他找不着家里的东西放哪里了,大一点也就是让你帮他拿个东西,或者帮他挑选一下送人的礼物。



没办法拒绝方锐如果是病,你大概已经是癌症晚期,无药可医。已经可笑到不能算作心软,说难听点就是当断不断的犯贱。



歌词里也会唱“离开不应再打搅爱人”,你想好好跟方锐说清楚,这样做对你来说委实是一件很为难你的事。



甚至有些残忍。



可拒绝的话总是说不出口。方锐坦坦荡荡,打扰的频率不高,一副只不过是朋友而已的样子,你也就这样给自己灌迷汤,意图忽视背后的不正常。



方锐想藕断丝连,可以。你明码标价,一切求助都要收费。



价格要是给物价局看到,分分钟处罚就下来了。问一个问题50块,你有权拒绝回答。这样的不平等条约方锐也愿意,每次问问题的时候自觉的就把钱转过来了。



实际上方锐也不那么在乎钱,你说多少就给多少,连句还价都没有。实际上那些钱你一分都没花过,躺在微信里当了摆设,做什么都要谈钱,其实不过是划分关系的另一种方式而已。



给了钱就不欠人情了,后续就没有纠葛。就像是街上随手拦下的出租车,付了钱就两清,有了金钱做媒介,就是简单的雇佣关系而已。





3.


你心底百般不愿,也还是有了求助方锐的一天。你握着手机,胃疼的全身发抖,却还是分了一丝心神来犹豫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心里矛盾挣扎,难过且无助。曾经珍视到连天上的星星都愿意摘下来的人,到如今小心翼翼地想着要怎么拿捏语气才恰当,维护自己的自尊还要不让对方困扰。当初想着怎么让对方开心的那份心思,分手后全都掰碎了分到各个边角,周全思量到底怎么做最好。



分手后方锐第一次给你打电话,用和往常一样的调笑语气问你“能不能帮我个忙”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情。



来杭州一年多了,也不是没有新朋友,只是要么关系没有熟络到可以在午夜时分打扰,要么就是因为是女孩子你不放心她半夜出行。



方锐转会后你追随着方锐过来,所有的生活工作都要从头开始,他忙着转型,忙着适应新环境,忙着和新队友磨合,放在你身上的时间自然就少了。你一个人找房子,收拾布置,添置家具,把所有事情都扛下来,想要早早的完成,让他周末过来后就可以感受到家的温暖。



其实你们情感的不稳定,大概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偷偷埋下了。过往太甜蜜,只是因为没有遇过什么事而已。



胃绞痛持续不断,一阵一阵地袭来让你额头都冒冷汗。你躺在床上抱着被子抵住胃,想借此缓解疼痛,却收效甚微。



身在异乡,深夜一个人在家,身体不适,以上每一条你都能熬过来,同时出现的时候寂寞感却不是简单的相加。偏生窗外还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轰鸣的雷声给这暗夜多加了一分恐惧。



你刚来到杭州那天也是这样的。晚上将将躺下,窗外毫无预兆地就开始电闪雷鸣,闪电像是要撕裂天空,把夜晚照的通明。你素来怕雷,听到雷声往方锐怀里缩了缩,他笑着说了一句胆小鬼,有种高中男生欺负喜欢的女孩子的洋洋得意,却又把你抱紧了些,宽大的手掌盖住你耳朵,和你一起沉沉睡去。



一定是因为疼痛,人才会特别脆弱。你终究是没忍住,拨通了方锐的电话,没一会儿他接起,声音带着点乍醒的沙哑。你胃疼得很,说话声里夹杂着抽泣,不自觉的喊出热恋时的昵称。



“阿锐,我胃疼。”





4.


方锐几乎是一挂断电话就往你这里赶,深夜能见度低,还下着瓢泼大雨,他也敢把油门当仇人踩。



他到达你住处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多了,整层楼寂静无声,他一边喊着你的名字一边把门拍得震天响,又急又凶。你从床上爬起来给他开门的时候邻居都已经被吵醒,脾气差的在骂骂咧咧。你低声道歉,脸色苍白一副很难受的样子,邻居抱怨了两句就关了门。



挂了打给方锐的电话后你痛感渐弱,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气,疲累地睡了过去。睡了不到半小时方锐到了,头发乱糟糟地,还穿着睡衣,看到你时紧紧拧着眉头,二话不说就要拉你去医院。



“我好多了。谢谢你啊。”你扯出一丝寡淡的笑意,其实整个人虚软无力,注意力都没办法集中,“深夜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



你坚持不去医院,方锐本就急,你话里话外还处处透着生疏,明明一副随时可能倒下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倔强什么,方锐心里又添了一份火气。



他平时总是没皮没脸的,脸上笑嘻嘻,嘴上没个把门的,什么都能说出来。这样蹙着眉头,压抑着情绪的样子倒是真的少见。



“方锐,谢谢你,我…唔…”你又道了一声谢,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却被他拽进怀里,紧接着他的头就压了下来。



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抱住抵在了墙上,他身上还带着从雨夜里奔驰而来的凉意,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唇上的那片温热迫不及待地攻城掠池,他的舌头顶开你微张的唇,直直的探进你的口腔,含住你的小舌发了疯似的舔弄交缠。



他的呼吸又热又烫,夹杂着他的情绪,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你点燃焚烧。他像是忍耐了很久,所有想说的未说的话,都想要通过这个吻来传达。



“我真的受不了你对我那么生疏,回来好不好。”



他贴着你的唇,抵着你的头说出这句话,哀伤而卑微。这样的方锐,让你喉头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5.


和方锐重新开始是一个月后的事了。



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你也一直相信着会分手一定是因为不合适,再回头只会是消磨时间。可是回头看到的那个人是方锐,你便立场不坚定起来。



其实分手也不过两个月而已啊,怎么就那么急着回头了。



大概是有些事情等不及,或者不必等。



复合后你退了租来的房子,又搬回去原来和方锐一起住的地方。他平时要训练,只有周末回来。依然是说话不着四六的样子,可是却比之前温柔了很多,周五晚上回到家,睡前也会抱着你跟你说说最近发生的事,听得多了慢慢你也就听得懂了。



这是分开后才懂得的道理,缺少沟通就缺乏理解,从中导致的裂缝,跟有没有爱情没关系。



又是一周周五,本想着早点回家给方锐做饭,临时接到通知说要加班。你发了短信跟方锐说明了情况,让他别等你,在外面吃过了再回家,不多时他回了一句好。



忙完工作已经晚上八九点了,你收拾完东西,从窗户往外望去,隔壁的写字楼早已经人去楼空,和夜色一样沉静。你离开办公室时随手关了灯,等电梯时才觉得饿,先前吃了几块饼干填肚子,此刻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还有点想方锐。



从大楼里出来,一眼就看到门前的喷泉边上坐了一个人,低着头玩手机。是方锐。



你快步跑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他抬头一看是你,笑了笑,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顺手就拿过了你手上的东西。



“叫你别等我,你怎么就跑过来了。”你嘟囔了一句,心里都是甜蜜。



方锐凑过来亲了你一口,“我怕我媳妇饿着,过来带她去吃饭。你这公司不行啊,怎么加班加那么晚,去找老板投诉。”



“一个月就加几次班,比别的公司好多了。我刚刚坐电梯的时候还想你来着,然后一下来你就出现了。”



“这是心有灵犀,咱们这才叫真爱。”



你捏了捏他的脸皮,骂了一句不要脸,挽着他的手,两个人踩着夜色回家。街上偶有虫鸣,天上星空闪烁。





6.


当我想起你

仍像昨天一般深爱你

曾在我心中如此深深爱恋中

遗下记忆在脑中

从当天起永都不可忘记

                     ——陈百强《当我想起你》

评论(19)
热度(195)

© 草莓啤酒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