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到爱不起,便明白爱的趣味。

禁止各种类型转载。
会发日常,关注需谨慎,纯看文戳tag。
BG向:五分甜草莓糖
BL向:零度草莓酒
连载tag不定。
原创BG发文地:梦尽千帆过

【韩文清x你】都怪韩文清

●我最近男你越写越长了,这篇居然有4000+,我真的太厉害了。
●印象中是 @君既明。 小可爱点的韩文清x你,之前的那条lof删了,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捞一下我的点梗。
●如果有ooc或者bug欢迎评论~

●请勿以任何方式转载,谢谢你的喜欢。




××××××分割线××××××



1.

直到在电视上看到霸图战队的采访视频,你才发现,原来韩文清不仅仅是真人看起来凶,在电视上看…也很凶。那副“你敢乱写报道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模样倒是很适合接受采访。



你妈去厨房的时候经过客厅,扫了一眼电视后发现是韩文清就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他的采访,虽然她一点儿也不知道“大漠孤烟”,“团队赛”之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文清这孩子真出息,又上电视了。”你妈嘴上不停地夸奖着,眼里散发出母爱的慈祥光芒,接着又问你,“我之前叫你介绍你学校的几个同事给文清认识,你介绍了没?”



“我问过韩文清了,他老是没空怎么介绍啊。”你不太习惯说谎,每次说谎心里都惴惴不安,只能低头假装在整理包包,眼神不敢直视你妈。



她倒是没注意到你的心虚,只是自言自语般感慨了一句,“那倒也是,文清是做大事的人,估计每天都忙得很。”



你妈对韩文清的婚配情况比对你的还上心,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了你一句,“你可得抓紧点啊,你干妈可着急了呢。”



“行行行,你快去忙你的吧。我得去上班了。”急急忙忙背了包,随手带上水杯,直到出了家门你才松了口气。



你妈跟韩文清的妈妈是多年的闺蜜,你是韩文清妈妈的干女儿。你和韩文清也算从小就认识了,但是又和普通意义上的青梅竹马不太一样。毕竟家离的也不是很近,见面的频率大概也就是一两个月一次而已。



关系嘛…倒也还可以。偶尔能说说话,微信聊聊天,有空也会约个饭。



韩文清高中没读完就跑去打游戏了,那时他妈妈痛心疾首地跟你妈抱怨他不学好,背地里却默默地跟他爸爸沟通着让他支持韩文清的爱好。



那时你正在按部就班地上着学,周末写完作业了也会打两把荣耀。大概你的天赋都用来学习课本知识了,荣耀打的确实很烂,平时一起组队的人后来终于嫌弃你太菜,拒绝和你玩了。你气得不行,拉了韩文清过来组队。那时他已经是荣耀小有名气的玩家了,也已经签了战队,一看到他也在,那些抛弃你的小贱人们又巴巴地跑过来了,而你很小心眼地在私聊框里对韩文清说,“对,就是这个下雨天,还有那个叫啰里啰嗦的,拒绝跟他们组队。”



后来荣耀职业联盟慢慢发展起来了,韩文清的名气越来越大,发展前景甩了你十万八千里。他倒还是以前的性子,直来直往的,没有一点偶像包袱。对你来说最大的改变,就是他每年给你的过年红包越来越厚了。



而你按部就班地读完大学,你妈说你性子单纯而社会太险恶,最终给你找了个幼师的工作。这样也好,身边都是小孩子,吵闹了些可是孩子单纯,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你干妈觉得当幼师的女孩子大多温柔细心有耐心,所以才想让你介绍几个女孩子给韩文清认识,不然让他自己去找,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对象。



想到身上肩负的红娘任务,你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韩文清再忙哪能连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介绍失败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韩文清长得太凶了,所有的照片表情都像是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一样,哪能有女孩子喜欢他啊。



你跟身边的同事聊起过,一开始她们听到身高一米八,年收入一千多万的时候都很感兴趣,看过韩文清照片就尴尬的笑,摆了摆手表示消受不起。



你正在思索到底该怎么解决韩文清的情感问题,一时走得慢了,经过路口时一抬头发现眼前的地铁站快要开始早高峰人流管制了,你赶紧跑快两步,却还是被拦在了站外。



都怪韩文清!!!






2.

你跟韩文清说了你为了他的终身大事而被人流管制的事,他在电话那头倒是不以为意。



“早说了让你去买部车,一天到晚跟别人挤地铁有意思?”



“没钱。你以为谁都像你啊,一年一千万的工资加广告费,躺着都能赚钱。”



你也就和他抬抬杠,钱倒不是影响你买车的决定因素,主要是早高峰马路比地铁还堵,地铁只要赶在管制之前进去,上班路程花多少时间都是可以估计的,自己开车就说不准了。



韩文清的气势隔着电话都能传递过来,“早说了我给你买你又不要,一辆代步的车能有多贵。”



他好像低声笑了一下,笑声不明显,但是你就是感觉他此时心情愉悦,“我躺着的时候可挣不到钱,躺着挣钱的那是牛郎。”



咦——这样少儿不宜的冷笑话也只有韩文清能用这样的语气说出来。你本来想再反驳几句牛郎也不好做,不仅要躺着还要会动,还要会各种技巧,结果想着想着自己先脸红了起来。



其实你也就是粗懂一些理论,说到底还是单纯了一些,和一些污污的女生不太一样,做不到面不改色的讨论这些东西。而且韩文清是朋友啊,只要想想是跟韩文清讨论牛郎的问题,就觉得尴尬死了。



为什么跟韩文清的聊天走向了那么怪异的话题?都怪韩文清!



你在办公室走廊打电话,还脸红红地微微低着头,难怪同事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坏笑着用指尖戳了戳你的腰,“男朋友啊?”



你赶忙摆了摆手,否认的声音不小心大了点,“不是不是,朋友而已。”



再回到和韩文清的聊天时,方才的那一抹愉悦又已经消失了,仿佛一开始就是你的错觉。韩文清简简单单跟你说了一句“我要去忙了”就结束了聊天。



挂了电话后你还在想,不会是刚刚自己一直不说话惹了他不高兴吧?怎么听起来声音有点生气的样子?可是韩文清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啊。






3.

端午将至,你妈提前做好了好些粽子,招呼着让你送过去霸图给韩文清。



“我的妈妈诶,人家那个俱乐部有钱的很,哪里还缺你这几个粽子。而且这是冷的,你指望让韩文清自己蒸吗?”你抱着大包薯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副悠闲的咸鱼样,摆明了拒绝做送粽子的人。



你妈过来轻轻拍了你的后脑勺一下,表情里满满的都是对你的嫌弃,“自家做的跟外面买的哪能一样,文清最近一直在比赛,估计也没时间回家吃了,你给他送一些粽子怎么了?周末又不用上班。”



“好好好,我去送。”你放下薯片去卫生间洗手,等你换好出门的衣服的时候,你妈拎着一大袋粽子给你,显然完全没考虑到你没车只能自己过去。



“带多点过去,文清也好分给他同事什么的。”



你妈对韩文清倒是真体贴,连人情都帮他做了。你苦逼地拿着一大袋粽子走到小区门口去打车,感觉自己对上韩文清的时候俨然就是个失宠的孩子。



怪谁呢,当然要怪韩文清。



你到达霸图俱乐部,接受完门口保安的检查盘问以及韩文清的电话验证后,终于拎着一大袋粽子进了霸图的大楼。



到达训练室门口的时候韩文清好像正准备要忙,看到你来了他走出来,接过你手上的粽子放地上,搭着你的肩膀让你转身面对墙。



“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我待会儿就出来。”



你自然是乖乖照做,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韩文清正在关着门给队伍训话,捂住了耳朵你都能感受得到他的严厉。听不太清楚他说什么,隐隐约约只有几个字眼透出来,你脑补他训话时的样子,熟悉又陌生。



韩文清的认真和坚持是熟悉的,从他开始玩荣耀,他对这个游戏就一直是很专注的。你跟着他进了霸图公会,也时常跟着他组团杀怪过副本,他直来直去从不回头从不退缩的性子,倒是从来没变。



陌生的是会训话的韩文清。这样说来,你和他认识二十多年,除了小时候争吵过,之后就一直是友好相处的。虽然他脸上总是酷酷的,但是你就是能知道他的情绪,开心时眼神会温和些,不开心时唇角拉得紧紧的,在你面前偶尔黑脸,却从没发过脾气。



韩文清脾气还挺好的,虽然这句话说出去也没人信。



他终于训完话了,你听到身后的开门声,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转身看他。他的表情和平时没什么变化,但是你就是敏锐地感觉到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大概是不习惯在你面前展现这一面。



“没吓到你吧?我带你去吃饭。”



吓到倒是不至于,只是这样的韩文清,好像身上又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光芒。






4.

终于找到了一个不嫌弃韩文清扑克脸的同事,虽然你觉得她八成是冲着韩文清的钱去的,但是母命在上,还是要带出来介绍给韩文清看看,喜不喜欢就是韩文清自己的事了。



随便找了个理由约了韩文清出来吃饭,特地选了俱乐部附近的,他忙完就可以直接过来。他一见到你旁边还有个女生的时候,隔着几米你都能感觉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你赶紧走过去拉他坐下,使尽浑身解数努力活跃气氛,说得口干舌燥的。韩文清倒是一句都不搭理你,就是低头吃饭喝水,对于一些问题也就是“嗯嗯啊啊”地敷衍过去。好在提前给同事打过预防针,她也只当韩文清是性子冷硬,时不时回应你一下,或者是挑起新的话题,场面上的气氛倒还不太尴尬。



见吃得差不多了,你找借口说去一下洗手间,想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下。你这个红娘做的也是很尽责了。



洗了洗手,你就在洗手间旁边的窗户边看风景耗时间。虽然早就在帮韩文清找对象,真正到了他和别人见面的时候这种感觉又变得不太一样了。



从小到大,他身边几乎没什么女生,你不要脸地认为,你对他多少还是有点不一样的。要是韩文清以后有了女朋友。,你就该退居二线。你们会慢慢疏远,变成普通朋友。想找他聊天吃饭时也要顾及一下他女朋友会不会有意见,反正终究会跟现在不一样。



这件事情单单是想想就觉得挺失落的。



窗外的人造竹林青葱翠绿,像你的心,有些微凉意。



有点烦闷,因为韩文清。



看了看时间,你离开也差不多十分钟了,你慢悠悠地走回去座位,却发现同事已经走了,韩文清不紧不慢地吃着东西。



“人呢?”



“走了。”



韩文清放下手上的筷子,扯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你,“怎么回事?现在学会套路我了?”



他严肃起来还是挺让人害怕的。你事先没告知他就骗了他过来,本来就有点心虚,被他这样看着更是觉得手足无措,赶紧把事情原原本本地都交待了。



“我也没办法,干妈着急找儿媳妇,我只能照办啊。”



你说完后,韩文清的表情更严肃了。你甚至有种感觉,仿佛他身上的怒气可以化作实体的箭,把你扎成筛子。



“我妈叫你给我找女朋友你就找了?”他怒极反笑,“你真行。”



说完他起身整了整衣服就走了,留你一人坐在那里。你委屈得不行,低着头差点哭出来。做了红娘还要被他凶,可是不介绍就要被你妈念叨。你就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给韩文清找女朋友,你心里也不好受啊。






5.

你调整了一下情绪后,拿好包包去前台买单,却被告知已经有个男士买过单了。想也知道是韩文清,他这样细心,你的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了。



这次相亲不成肯定又还会有下次,有下次韩文清又会跟你生气,如何在长辈和朋友之间两全,是个无解命题。



走出餐厅,却发现韩文清在门口等着没走。他那么高大的一个人,在正午炙热的阳光下,你却看出了一分落寞。



你撑开太阳伞走到他身边,微微仰头看他,他黑眸深邃,像深深的海,藏了很多情绪。他接过你手里的伞,斜斜地偏向你那边遮住太阳。



“走吧,聊聊。”他说。



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他也没出声,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走着。你正想问他想聊什么,却听到他问,



“这么多年你是不是一点都没察觉到?”



“我一开始也只把你当朋友,后来慢慢地不知道怎么就变了想法。我骗自己男女之间当朋友就是这样的,男的就应该多照顾一些女的,我对你是欣赏,是朋友间的喜欢,可是后来这个说法在我心里已经站不住脚了。”



“我怕说出来连朋友都做不下去,一直忍着没说。可是今天的事情之后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了。”



韩文清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你,“如果我不说,等你有了男朋友,结了婚,我怕我会后悔一辈子。”



他目光灼灼,比盛夏的阳光还热烈滚烫,他眼底翻腾的情绪铺天盖地地向你袭来,让你无处躲闪。



“以后别给我介绍女生了,我只想你当我女朋友。”



背后是车马喧嚣,面前是情深似海,曾经遮挡的那块布被一下子揭开,逼着你直面这份情感。



你对韩文清是有点喜欢的,可是你却分不清是朋友间的感情还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他的心意你感知到了些许,但是贸然揭穿会产生变化,你宁愿像个鸵鸟一样伪装不知。



“韩文清,我不是很清楚。”你声音里带着犹豫,“你对我而言有点特别,我也不知道我们合不合适。”



“但我愿意试一试。”



韩文清听到你的回答,像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大块石头一样轻松,他笑了笑,把你拥入怀里。



“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



你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也越来越快。就在马路上搂搂抱抱会不会不太好啊,尴尬死了。



都怪你的男朋友韩文清。

评论(29)
热度(345)

© 草莓啤酒沫儿 | Powered by LOFTER